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www.56712.com > 正文

赵如柏:漆雕传奇

  1. 添加时间:2019-10-03
  2. 文章来源:未知
  3. 添加者:admin
  4. 阅读次数:

  赵如柏,1939年出生,中国工艺美术大师,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,国家级非遗传承人,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,中国文房四宝协会会员。1956年进入扬州漆器厂,从师于著名艺人梁国海学习雕漆技艺,1958年在南京艺术学院工艺美术专修科学习,毕业后回厂担任技术员,曾任扬州漆器厂工艺制作室主任等职。在雕漆、木雕双方面,造诣深厚,人称“双绝”。

  顺着东关街头,走进彩衣街,一条街的喧闹繁华逐渐落在身后。同样是古宅幽深,彩衣街的房子多了几分“家常范”。

  赵如柏就住在这里,只有一进,面积不大,30多平方米,堪称“蜗居”。他的工作室,是一间7平方米的小屋,一张长桌放进去,人就难以转身。很难想象,就是在这间陋室里,赵如柏用手中的笔、凿、刀,刻出一件件令世人惊叹的作品。

  1939年,赵如柏出生在江苏洪泽,毗湖而居。提起家乡,赵如柏就打开了话匣子。在他看来,那是一片神奇的土地。那时候,洪泽湖的湖水比较干涸,很多土地都裸露在外,也有很多水洼,里面满满都是鱼虾,伸手可捞。水不大的时候,湖底自然形成了一条南北朝向的河流,水草茂盛,也是附近放牛娃最乐意前往的去处。

  小时候的赵如柏,就是这样一个自由逍遥的放牛娃,每天骑在牛背上,吹着柳笛,拂着微风,看着头顶的白云,变幻成各种模样。夕阳西下,别人都牵牛归去,赵如柏却时常找不到自家的那头牛。慌忙找到父亲,四处寻觅,又在水草深处,悄然看到那条悠然晃悠的牛尾。

  农村的生活,总是平静如水。偶然发生的一些故事,就让赵如柏印象深刻。有乡亲们扛着锄头柴刀,前往湖泽深处,抓获独臂匪贼。在老家,赵如柏读了两年私塾,《三字经》、《百家姓》,刚刚囫囵识字,就休学在家了。春种秋收,金黄的麦田里,少不了赵如柏瘦小的身影。若不是叔叔让他来扬州转转,可能他和很多同龄人一样,日日汗滴禾下土,体会粒粒皆辛苦。

  1956年,已经长成一个大小伙的赵如柏,来到扬州。和农村相比,城里的一切,都让他感到新鲜。当初来扬州是想做什么的,赵如柏已经记不大清了。只记得来了没几天,扬州漆器生产合作社就开始面向社会招生,在叔叔的力荐下,赵如柏就进入了合作社,当一名学徒工。

  一进合作社,向来自由惯了的赵如柏就傻了眼。他眼见着那些神态认真,举止慎重的师傅,用一柄柄精细的小刀,雕刻出精细如发的红雕漆作品来。“莫说是让我雕了,就是站在一边看,也会看花眼。我这拿惯锄头的手,哪能做这种绣花活呢。”

  三天不到,赵如柏就跑回家去了。叔叔看他回来了,真是气不打一处来。在叔叔的“威逼利诱”下,赵如柏重新回到了合作社。他心里寻思着,叔叔总不会把苦头给自己吃,学门手艺总是好的。如此一想,也就静下心来了。

  刚开始时,在师傅的带领下,学徒们练习基本功,先将厚厚的毛竹剖开,用青霉素药瓶上的软胶垫蘸上涂料,在毛竹表面上印出一个个蓝色的圆圈。学徒们要用刀片刻出圆圈,用以练习手腕的灵活度。毛竹表面太光滑,不易着力,一不注意,刀片就向手上招呼去了。开始的时候,每天手上都会被刀片划出很多口子。就这样,一层层刻下去,直至大半年,把半米长的毛竹都刻穿了,才算是基本合格。除了刻竹子,刀片也要自己打磨,经常是磨到双手都麻木了,也不自知。

  那时候做学徒,需要手脚麻利,还得要有眼头见识。早上5点不到,就要起床了。拿着扫帚扫地,还不能闹出多大的动静来,师傅就在车间里睡着,扫地也要用巧劲。过了阵子,还要给师傅打来洗脸水,用毛巾盖着,防止热气散失。至于给师傅买早点、茶食,那就更不用说了。好在,赵如柏是从农村上来的,他心想,再辛苦总也要好过种田,坐在屋子里干活,风吹不到,雨淋不着,每天都能吃饱饭,这样的日子已经让他感到很满足了。

  当学徒的几年时间内,别说是亲手做了,就连看师傅做的机会都很少。但是,机灵的赵如柏,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。1958年,赵如柏和几位年轻的学徒一起,被选送到南京艺术学院工艺美术专修科去进修。

  只读过两年私塾的赵如柏,一下子迈入高等学校,开始当然是各种不适应。然而,当他坐在教室里,听着那些白发苍苍的老教授,讲解《工艺美术史》、《中国美术史》时,看着那些白纸上慢慢出现的素描图案,那些用泥巴塑成的栩栩如生的造型,都让赵如柏大开眼界,他如饥似渴地学着每一门功课,每晚下课后,也要和同学们进行复习交流,恨不得将每天的时间,都过成两天、三天才好。在这段时间里,不知不觉,赵如柏看图纸的目光,就和以前不一样了,只要瞄上一眼,图纸上的图形就能“立”了起来。特别是对于画片的层次、远景和近景的区别处理,各种颜色的运用……赵如柏都有了自身的理解。

  三年过后,回到扬州人事处,赵如柏曾有过一次转行的机会。有人问他,不回厂行不行?赵如柏几乎是一口拒绝,他认为,既然是厂里培养了他,怎么也要回到厂里去。从那时候开始,至今已有半个多世纪,赵如柏再也没有离开过漆器厂。

  回到厂里,跟着师傅学习,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。在那个年代里,师傅的教学都是比较保守的,别说手把手地教了,就连问都不大敢问,顶多让你站在一边看着,就算不错了。师傅每两周都有一天假期,临走前还会用布把产品遮住,并做上记号。也只有那一天,赵如柏能偷偷看个究竟,看完之后,还要把布重新遮上,记号也不能忘。“那时候,主要是靠自己悟,师傅为什么在这里下刀,力道要用到几分,师傅都不会说,都要自己去想。”

  多年之后,当师傅患病躺在病榻之上时,赵如柏前去探望时,师傅有些愧疚地对他说,教他教晚了。但是,赵如柏非常理解师傅,很多老艺人,都会有“教会徒弟,饿死师傅”的担忧,对于很多老艺人来说,手中做出来的不仅仅是一件件产品,更是一家老小的温饱。

  当然,师傅对于赵如柏的点拨,往往是一点就通的。哪里买一比一高仿口盖包雕漆工序,先从锦纹开始,再到花卉,以至山水。在雕到花卉时,每天清晨,5点不到,漆器厂的花园里,都站着不少年轻人,手中拿着速写本写生。那种刻苦,令人惊叹。赵如柏的师傅就特地指点他,雕在产品上的花卉,如何做到栩栩如生,必须是来源于自然,每一朵花开放的姿势,每一片叶舒展的脉络,甚至是风吹过,那些花叶翻卷的角度,都是有着各自天然的规律的。只有懂得了这些,下刀时所呈现出来的力度,才能拿捏准确。

  赵如柏还记得,自己独立完成的第一件红雕漆作品,是一件盖盒。在这个盖盒上,赵如柏没有采用传统的图案,而是自创了一些花纹,枝条缠绕,新颖大方。师傅拿在手中,仔细端详,半晌说了一句:“你雕的是西洋式啊?”语气之中,对赵如柏的创新,还是颇有赞赏之意的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扬州曾经出土过一件彩绘木胎漆砂砚,由楠木雕拼而成,纹饰极为精美。在扬州,制作漆砂砚曾经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,特别是清代的卢映之、卢葵生祖孙俩,成为个中高手。但是这一技艺,在200多年间,都已经失传,更多的是被当作艺术品,被收藏在博物馆内。

  平时大家所接触到的砚台,大多是石砚,而漆砂砚则是将一种轻细金刚砂调和适度的色漆髹涂于木质砚上,将雕漆和木雕技艺完美融合而形成的工艺品种。漆砂砚是一种上佳的砚台,和普通的石砚相比,具有不可比拟的优越性。比如在石砚中发墨,需要1个多小时,而用漆砂砚,1刻钟就可以了;在冬天,石砚由于有毛孔,墨水容易干涸,而漆砂砚却因为质地紧密,可以宿墨不干。此外,漆砂砚还有不伤笔毫、不易沉水、便于携带等优点,一直深受书法家、画家的青睐。

  赵如柏也发现,有些外地的漆器厂家也出产一些简单的漆砂砚,但是材质都过于普通,也没有工艺装饰,离正宗的漆砂砚还有很大的距离。当有一位技师和赵如柏商量,合作一方漆砂砚时,赵如柏一口就答应了下来。可要做出上好的漆砂砚,古金丝楠木是最佳材料,但是在市场上,这种木材非常稀有,重金难求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赵如柏知道扬州博物馆丢弃了一些腐朽的木料,里面可能会有比较珍贵的木材。酷暑炎炎,赵如柏顶着40摄氏度的高温,在一堆破烂中找到了4块古金丝楠木,那一刻的心情,真是如获至宝。

  有了好的材质,赵如柏立刻开始研究雕刻,经过1年多的时间,他终于雕刻出了4方漆砂砚。《芭蕉》舒展,《松树》挺拔,《兰竹》清雅,《梅花》傲雪,手捧着这4方漆砂砚,赵如柏爱不释手。很快,这4方漆砂砚就以每方2000元的价格被抢购,要知道,这样的价格可谓高价,当时,一个立地的漆器木柜也不过800元。

  说到这里,赵如柏还说当中有一个小小的插曲。当时自己潜心其间,没有时间顾及其他作品,就被认为“不务正业”,还被扣发了半年的奖金。赵如柏也不申述,等到漆砂砚被高价卖出,被扣发的奖金,也自然归还了他。

  此后,赵如柏所制的漆砂砚精品不断,古楠木雕点螺《大涤草堂》、《醉翁亭》,获得中国工艺美术品“百花奖”优秀创作二等奖,分别被国家作为珍品收藏,以及赠送给国际友人。还有一方《泰山揽胜》,更是凝聚了赵如柏的无数心血。为了做好这方漆砂砚,他特地带着一位摄影师,前往山东泰山写生。南天门下,青柏树前,都留下了赵如柏仔细观看的身影。在雕刻时,赵如柏更是运用浮雕、圆雕、透雕等多种技艺,站在砚台之前,如临泰山之境。作为砚台本身,实用价值也高,著名国画家亚明先生,以“黑龙潭”三字赞之。后来,这方《泰山揽胜》在日本展出时,售出了1.7亿日元的天价,当时折合人民币400多万元。至今,赵如柏所制,售价在百万元之上的漆砂砚,就有数方之多,他已经当之无愧,成为国内制作漆砂砚的第一人。

  在漆器厂内,很多设计人员都喜欢和赵如柏合作。一件漆器作品,一般先是由设计人员画出图纸,然后再交由雕刻师们进行雕刻。到了赵如柏手中,他总是要根据自己在实际雕刻过程中迸发出来的新想法,对原来的图纸进行修改,而每次修改完的作品,都会让设计人员口服心服。“当然,不是所有的作品,都能做到十全十美,在雕刻的过程中,我也常常否定自己,铲掉成品,重新来做。”

  赵如柏的雕漆作品,也是在业内享有盛誉。2002年,他曾领衔制作了地屏《江山神韵》,这件作品以宋代名画《渔村小雪图》为蓝本,作品气势磅礴,内容丰富,构图完美,主题突出。特别是赵如柏负责的山头部分,主峰擎天,群峰叠翠。粗犷处,山石块面如刀砍斧劈,巧妙地采用了荷叶皴、折叠皴、批麻皴等不同手法,将各种质感的山石表现得淋漓尽致。而在精致处,锦纹图案丝丝入扣,细腻入微。远观近看,都能领略到扬州雕漆工艺的古朴端庄、秀丽精巧。

  而自从做了漆砂砚之后,赵如柏对于木雕的兴趣,也是与日俱增。他开始尝试着将雕漆中藏锋不露的艺术特点融会在木雕当中。这样一来,赵如柏的木雕作品,就有了别人难以企及的艺术美感。赵如柏的古金丝楠木雕《山水》座屏,群山叠石,瀑布飞泉,悬崖峭壁,苍松劲柏,无不生动自然,栩栩如生,在疏朗的空间之内,尽显木雕艺术精髓。而他另一件古楠木雕《春溪幽谷图》,如同身临山洞,观望外景,由内而外,层层递进,十几层的美景,层次清晰,毫无凌乱之感。这件精品,也摘取了“西博会”金奖。

  这些大型作品,少则一年,多则三载。每一件作品都凝聚着赵如柏的无尽精力,但是,每次提及这些令他蜚声在外的作品时,他都会认真提到,每件作品都是由多人合作而成的,不是他一个人的功劳。

  在赵如柏家中的工作室内,摆放着一件尚未完工的作品。在这一件楠木雕上,已经依稀看见锦绣山水的雏形。山峰相连,连绵不绝。山石剔透,玲珑别致。山中老者,临溪茗茶,令人神往。

  赵如柏坦言,这件作品,是雕给自己的。或者说,是打算留给子孙的。从木材选择,到画图构思,再到雕刻,都是赵如柏亲力亲为。“做了一辈子雕刻,想留一件作品给后代,让他们也能知道,这项技艺的精湛。”

  端午节期间,赵如柏受邀前往北京,参加“非遗”大展。在那里,他和很多同行进行交流时,说的最多的,还是担心传承问题。他现场还遇到一位四川的博士生,很年轻,20多岁,为了学习雕刻,宁可放弃高薪,每月只有1000多元。这样的传承人,让他倍感羡慕。当然,赵如柏在厂里,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带徒,现在带的两位女徒弟,已经能够在厂里承担一些大型的创作任务。而他更是开门收徒,收了一位年逾花甲的徒弟,看中的就是这位徒弟能够坐得住,沉得下去,有一股耐得住寂寞的决心。“到了我这个年龄,想得最多的,早就不是个人了,而是这门技艺,如何一代代传承下去。” 记者 王鑫

上一篇:买GL8再等等!大众新MPV亮相比夏朗好看或命名巍昂        下一篇:全新大众Viloran七座MPV路试谍照20T+8AT或比大众夏朗还长

最近更新
 

智能走势历史| 香港新报跑狗图库| 香港开奖结果历史查询| 正版老马识途平特一肖| 香港六合今晚开什么码| 蓝姐三中三规律平码论坛| 财神玄机图二四六天天好彩| 香港正版数码挂牌| 正版通天报彩图 今天| 彩霸王一码三中三|